原浙大副校长褚健案牵出股权纠纷,私下转让

来源:http://www.020tL.com 作者:科技资讯 人气:58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原浙大副校长褚健案牵出股权纠纷 巨星科技澄清 日前,利安人寿披露最新股权变更公告,江苏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汇资管”)拟向江苏汇鸿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现为江苏
原浙大副校长褚健案牵出股权纠纷 巨星科技澄清

日前,利安人寿披露最新股权变更公告,江苏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汇资管”)拟向江苏汇鸿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现为江苏汇鸿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鸿集团”)转让利安人寿1亿股股份,占利安人寿股份总数的比例约2.18%。

  证券时报记者 曾福斌

中新网12月5日电 永辉超市昨日晚间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公司拟作价35.31亿元受让大连一方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791万股。

华夏时报记者徐超杭州报道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转让完成后,汇鸿集团加上原本持有2.23%股权,累计共持有利安人寿4.41%的股权,苏汇资管则退出利安人寿股东行列。

  刚刚因股东方爆出90亿资金去向成谜而被推向风口浪尖的信泰人寿,近日又被爆出存在大量股权代持、私下转让、质押等问题。

公告显示,永辉超市与一方集团、孙喜双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拟受让一方集团持有的万达商管股份约6791万股,占万达商管股份总数的1.5%,每股转让价格为52元,标的资产总价为35.31亿元。一方集团的主要股东为大连一方新地投资有限公司、大连一方山川控股有限公司。一方集团重点投资金融、健康、教育、文旅等领域,是万达商业地产、万达电影、百年人寿、大连银行、国合集团等企业的主要股东。

于本月由浙江省检察院侦查终结、移交浙江省湖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原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涉嫌贪污、行贿一案,在震动学术界、教育界之余,随着褚健家人和代理律师的公开信近日发表,上市公司巨星科技牵扯其中,褚健一方表示,他们认为巨星科技突然出手,并以低廉价格收购褚健亲手创办的中易和科技有限公司股份,且增资成第一大股东,有掠夺资产之嫌。

事实上,近年来,利安人寿股权变更一直受到市场关注。记者调查发现,利安人寿多次股权变更背后,其实还有一条争夺第一大股东之位的暗线。此前,因违规代持,被监管部门撤销1.41亿元增资的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润集团”),地位跌落至第三大股东。而目前,江苏省“国资系”通过内部整合利安人寿股权,已经悄然走向前台。

  据信泰人寿内部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报料,信泰人寿股东巨化控股、永利集团、九盛公司等关联股东合计持有信泰人寿股权比例已达51%。

永辉超市称,截至今年6月30日,万达商业总资产为6339亿元,净资产为2540亿元。今年上半年,万达商业实现营业收入518亿元,净利润为158亿元。在公告中,对于股权收购,永辉超市公告中表明是为了战略拓展优质物业。

巨星科技董秘何天乐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巨星科技是正常投资行为,整个过程经得起考验。

雨润“退位”第一大股东

  据这位内部人士称,上述关联股东相关股份转让和质押没有办理任何报批手续,也未告知信泰人寿及中国保监会,出资、转让等涉及的转让款项也未经审核。由此可见,信泰人寿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似有恶化之势。

按照永辉超市的受让价算,万达商管整体估值为2354亿元。距离今年1月份,腾讯、苏宁、京东、融创入股万达商业时约2429亿元估值相比,缩水75亿。

掌控中易和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为止,利安人寿的第一大股东位置出现过三次变迁。

  私下股权交易频繁

今年1月,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当时万达商业估值约为2429亿元。

中易和成立于2011年3月29日,是一家集控制系统、计算机软件、自动化控制、交通系统监控等研发、技术服务和实业投资为一体的科技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利安人寿成立于2011年7月,发起股东中,江苏雨润食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润食品集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此外还有江苏信托持股12%;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出版传媒”)持股11% ;汇鸿集团持股10%;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0% ;南京紫金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现为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紫金投资”)持股10%,等共计9家股东;月星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

  信泰人寿于2007年在杭州成立,目前注册资本金为14.9亿元,董事长马佳。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持有信泰人寿股权比例超5%以上的股东分别为:巨化控股、永利集团、九盛公司、同华文化、宾逸建设、三井住友、建艺装饰,所持股份比例在6.71%~19.38%之间。

资料显示,万达商业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商业物业持有及管理运营企业,也是万达集团旗下商业地产投资及运营的唯一业务平台。2014年12月,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9月,万达商业自港交所退市。

5月8日,巨星科技第一次公告投资中易和并增资。当时中易和由两家法人股东和3个自然人股东组成。巨星科技拟受让其中浙江创瑞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易和22.72%的股权,转让总价1800万元。之后巨星科技再增资1500万元,将成中易和的大股东。

在此之前,雨润集团一直是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在股东席位中占绝对优势。

  实际上,信泰人寿的股权情况更为复杂。

万达商业目前处于A股IPO排队中。证监会网站显示,早2015年11月,万达商业刊发了首发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申报稿显示,万达商业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2.5亿股新股,拟募集资金或达120亿元,募集资金将投入万达商业位于南京、济南、合肥、成都、徐州等5个城市的万达广场项目。

6月21日,巨星科技发布进展公告称,终止与创瑞投资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与中易和签订的《投资协议》,改为与中易和另一股东杭州伟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协议书》,通过增资4589万元持有伟明投资30.09%的股权,间接持有中易和23.251%的股权。

直到2018年1月,监管部门撤销雨润集团在利安人寿增资成为股权频繁变更的分水岭。

  相关报料人称,自信泰人寿成立起,巨化控股即通过实际持有或关联方代持方式,合计持有信泰人寿40%股份。而这一情况,巨化集团及关联方在信泰创立之时并未向公司和监管部门如实说明。

与此同时,永辉超市昨晚还发布关于《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与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关联交易框架协议》的公告,宣布当日已与永辉超市创始人、CEO张轩宁签订《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

公告称,此时的中易和原股东进行了调整和整合,变更为只有伟明投资和创瑞投资两大股东的企业,伟明投资为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10月12日,雨润食品集团将手中持有的利安人寿2亿股股权全部转让给了雨润集团,雨润集团持股20%,成了第一大股东,雨润食品集团退出股东席位。

  资料显示,信泰人寿成立时注册资金3.5亿人民币,共有股东9家,两大股东分别为巨化集团和永利集团,各出资6000万元,占比17.14%;另外,九盛公司出资5000万元,占比14.29%,其中4000万股是为巨化集团有限公司代持;华升物流出资3000万元,占比8.57%,而华升物流为巨化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按照协议,永辉超市约定以39368万元的价格向张轩宁转让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20%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5000万元)。本次转让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股权由9.6%增至29.6%,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原持有永辉云创46.6%的股权。交易如果完成,永辉超市仍持有永辉云创股权26.6%,为永辉云创第二大股东。

7月17日,巨星科技再次发布投资中易和的进展公告。通过工商变更,巨星科技在伟明投资占股30.09%,为第一大股东。同时伟明投资对中易和进行增资,这样一来伟明投资在中易和占股88.66%,巨星科技间接持有中易和26.68%股权。

2015年3月,检察机关对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其时利安人寿筹划发起增资计划。最终,雨润集团决定参与增资,但却以非自有资金形式出资。

  另外,根据浙江善上投资管理公司与九盛公司在2009年4月1日签订的股权代持协议,九盛公司当时累计代善上投资持有信泰人寿6262.9万股股份。善上公司为巨化控股实际控制企业,原法定代表人钱仕虎至今仍为巨化控股管理人员,代表巨化控股多次参与信泰人寿调研、股东大会等。

永辉云创为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主要承担为永辉超市探索零售创新型业务的任务,属于“永辉创新试验田”,包括永辉生活/APP、超级物种、永辉私厨以及最新在福州测试的永辉生活卫星仓业务,均由永辉云创团队操刀设计。

从形式上来看,巨星科技通过股权投资,变为了中易和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9月18日,雨润集团与上海保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培投资”)签订了一份“抽屉协议”,即《股权代持协议》,约定:保培投资委托雨润集团作为自己对利安人寿原始股1.4亿股出资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保培投资委托雨润集团代持期限暂定为6个月,自签约之日起至雨润集团将代持股份转让给保培投资为止。2015年11月13日,保培公司向案外人凌健借款1000万元汇至雨润集团账户;2015年11月17日,保培投资向雨润集团汇款1.31亿元。

  2010年11月26日,巨化控股、浙江华表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军系巨化控股高管)、善上公司、九盛公司签署《信泰人寿股权权属确认协议》,确认巨化控股享有由九盛公司代持的信泰人寿5290万股股份。

中易和最优质的资产是旗下控股的军工自动化、新能源、节能产业、机器人生产四大子公司。随着巨星科技间接入股中易和,中易和旗下的这些资产,成为券商频频发布研报,强烈看好巨星科技向新兴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逻辑。

雨润集团恰好拿了这1.41亿元去给利安人寿增资,以此来维持表面第一大股东地位。

  质押转让频出

公开信之争辩

2015年11月,利安人寿启动第三轮增资,增资总规模为5亿元,注册资本变更为33.9亿元。雨润集团同比例参与增资,投资金额为1.41亿元,持股比例保持为28.2353%,持股数量95717.65万股。2015年12月23日,保监会作出保监许可1260号批复,同意利安保险公司《关于增加5亿元注册资本并修订公司章程的请示》。

  “九盛公司将5290万股股份与巨化控股签署质押合同,其余股份仍代善上公司持有,这就意味着善上公司将实际持有股份私下转让给了巨化控股,并且是通过‘代持+质押’的形式进行操作。”报料人称。

针对褚健遭到的指控,褚健女儿褚燕芸和褚健代理人、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连发公开信,其中专门提到了巨星科技对中易和的投资行为,始为外界关注。

半年之后,雨润集团与保培投资双方闹翻,保培投资于2016年4月起诉雨润集团至南京法院,申诉索要利安人寿1.41亿股权的所有权,结果遭到法院驳回。

  近两年时间,九盛公司将持有的信泰人寿股份反复进行质押。2012年1月,九盛公司将6000万股信泰人寿股份质押给永利集团关联公司上海纳德,而上海纳德股东是夏碗梅、周洁,夏碗梅系永利公司股东、也是永利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永利妻子,周洁系永利集团下属永利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职工。

褚燕芸在公开信中说,中易和全资子公司浙江中控研究院有限公司,在工业控制系统的网络信息安全方面的研究成果已达国际最先进水平。

正处于股东股权纠纷与股权动荡之中的利安人寿,被其他资本盯上。

  2012年、2013年九盛公司又陆续将信泰人寿股份质押给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为永利集团的子公司永利经编等提供担保。2014年九盛公司又将7800万股股份质押给上海纳德。

中易和控股的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杭锅股份(002534.SZ)2011年4月27日增资进入时,出资5000万占股20%,企业估值2.5亿。褚燕芸认为,“中易和仅凭对中控太阳能的持股,就价值1.075亿。”且2013年7月,公司在青海德令哈光热园区的全国首个10MW示范项目已正式并网发电。

2016年3月,利安人寿增资13.3亿元,注册资本由33.9亿元跃至47.21亿元,获监管部门批复,深圳柏霖资管参与增资,获得利安人寿5.52%的股权。

  报料人称,目前九盛公司持有的信泰人寿股本大部分为代持,主要是代巨化控股持有,而自身持有的信泰人寿股本最多仅4915.7万股。九盛公司在为永利公司向山东信托提供股份质押担保过程中,因涉嫌伪造信泰人寿公章,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中易和控股的浙江国自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2008年至2012年,在RoboCup世界杯上获小型组足球机器人北美公开赛冠军以及世界RoboCup小型足球比赛亚军,4次类人组国内冠军,2次小型组国内冠军和一次亚军,“公司在机器人领域做到了国内领先。”

2016年4月、5月,深圳柏霖资管分别受让远东集团和红豆集团持有的利安人寿3.8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8.15%)和2.2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73%)。当年9月底,股权变更获监管部门批准,以18.40%的持股比例, 深圳柏霖资管快速成为利安人寿第二大股东。

  报料人称,上述股份的转让和质押,没有办理任何报批手续,也没有告知信泰人寿及中国保监会,其出资、转让等涉及的转让款项也未经审核。巨化控股、永利公司、九盛公司、华升物流组成的关联方持有信泰人寿的股权比例已经超过51%。

还有中易和控股的浙江中易和节能技术公司,是“国内目前唯一可以提供大型集中供热整体节能解决方案的企业,仅注册资金就达3000万”。

到了2017年11月,保培投资和雨润集团纠纷愈演愈烈。保培投资不服南京法院判决,后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但其请求再次被法院驳回。雨润集团也因违规代持被监管部门撤销增资。

  按照《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单个股东(包括关联方)出资或者持股比例不得超过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20%。持有保险公司股权15%以上,或者不足15%但直接或者间接控制该保险公司的主要股东,还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具有持续出资能力,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等。

褚燕芸认为,中易和拥有如此多的优质资产,巨星科技只以极小的代价投资且还成功获得对整个企业的控制,收购意图需警惕。

2018年1月,监管部门给利安人寿下发监管函,直接撤销了在2015 年 12 月 23 日作出的《关于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保监许可1260 号)中雨润集团增资入股的许可。

  此外,保险公司变更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以上的股东,或者变更持有股份有限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应当经中国保监会批准。

周泽于9月10日和17日连发两封公开信,称褚健是中易和的创办人和实际拥有者,但巨星科技的投资行为就发生在褚健被羁押期间,且连番公告显示出对中易和“志在必得的态势”。中易和在褚健本人不知情下轻易变为了别人的盘中餐。

2018年5月,利安人寿注册资本由47.21亿元降至45.79亿元,注销雨润集团持有的1.41亿股。变更完成后,雨润集团持股比例从20.27%降至17.82%,由此,深圳柏霖资管顺势成为第一大股东。

  保监会称调查仍在进行

对此,何天乐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早是中易和出现资金困难,管理层急于寻找和引进资金,巨星科技正好有战略投资计划,经人牵线后双方认识并达成合作。

江苏信托上位

  今年3月份,保监会对信泰人寿下发监管函,认定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5.96%,责令公司自2014年3月17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

何天乐特地出示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证明中易和2011年以来一直在亏损,净资产逐年萎缩,净利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分别是-728万、-1675万、-1991万。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2013年对中易和资产评估是7787万,溢价5581万。

不过,深圳柏霖资管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的局面也只延续了不到两个月。

  信泰人寿在2013年报中曾表示,由于公司仍处于发展初期,新业务的增长带来的偿付能力压力增大,年末在公司已经到账的增资29.1亿元未计入实际资本的情况下,偿付能力充足率-183%,如果包含公司已经到账的增资款,则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4%。

“我们以1.3元/股投资一个连续三年亏损的公司,看中的是作为浙江大学的企业将来的战略发展。”何天乐说。

早在2016年11月,紫金投资拟将持有的2.19亿利安人寿股份转让给苏汇资管。2017年2月,凤凰出版传媒拟将持有的1.62亿利安人寿股份转让给苏汇资管。

  目前,公司偿付能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报料人称,信泰人寿经多方努力,已有新股东愿意增资入股,且已支付了增资款计30亿元。但股东巨化控股、永利公司、九盛公司、华升物流等联合,既不同意出资解决偿付能力问题,又反对新股东增资入股,导致信泰人寿增资及偿付能力问题至今未解决。

复杂的代持股

彼时,即便转让成功,苏汇资管持有利安人寿股权也仅约为13.38%,远远不及深圳柏霖资管、雨润集团。

  而后有媒体报道,据公司内部人士举报,信泰人寿曾凭借两款保险产品获得约90亿元保费收入,但股东之间对如何支配销售所得资金存在矛盾,该资金投向没有经过信泰人寿董事会讨论,部分股东对保费投资去向并不知情。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巨星科技的入股并非一帆风顺,这其中就涉及褚健在中易和的股权持有以及对整个公司控制权的问题,各方各自表述,莫衷一是。

2018年7月7日,江苏国信(002608.SZ)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出于业务发展的需要,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自有资金分别受让苏汇资管、凤凰出版传媒、紫金投资所持利安人寿1.5亿股、1.62亿股、2.19亿股,共约5.31亿股,占利安人寿总股本的11.6%。

  自此,信泰人寿股东间矛盾,以及股东与管理层间矛盾开始显性化。

巨星科技5月8日发布第一次公告后,创瑞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应佩华、另一股东陈小红于5月23日向证监会递交了“请求撤销瑕疵交易合同的紧急报告”,两人称在创瑞投资的股份均为代褚健持有,“《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至今没有获得股东或其家属授权文件,目前了解到事后追认也无法获得。”因此应佩华和陈小红认为转让创瑞投资在中易和的股权的所有决议、文件,“不能代表签字人本人及实际股东真实意思表示。”据此请求证监会立即终止并撤销《股权转让协议》。

到了2018年7月10日,根据江苏省政府和江苏省国资委关于省级国有金融资产布局调整的要求,凤凰出版传媒和紫金投资分别终止向苏汇资管转让所持上述利安人寿股份。同时,利安人寿按照监管规定,申请撤回已报送监管部门的关于转让公司股份的请示。

  不过,对于信泰人寿偿付能力不足风波,保监会有关人士昨日对记者称,目前保监会对信泰人寿的现场检查尚未结束,暂未有其他需要公布的结果。信泰人寿高管则表示,没有保监会的定论,公司也不能就调查相关情况随便发言。

何天乐对此事予以了承认。据其表述,证监会将紧急报告转给了浙江证监局,省局专门打来电话询问此事,要求企业将整个投资过程公告,若有问题会进行调查。“我们也意识到这个瑕疵,所以后来公告终止收购创瑞投资的股权,转而增资伟明投资。”何天乐说。

2018年10月,股权转让获监管部门批复后,江苏信托加上原本持有的利安人寿股权顺利上位,累计持有利安人寿22.79%股权,远超深圳柏霖资管,稳坐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紫金投资、苏汇资产仍持有利安人寿5.17%和2.18%的股权,凤凰出版传媒则退出利安人寿股东行列。

本报记者就此求证浙江证监局,但证监局未接受采访。

对此次股权变更,利安人寿方面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苏汇资管向汇鸿集团转让1 亿股公司股份,属于集团内部资产整合、母子公司之间的内部转让。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国有股东和民营股东的总体持股比例没有发生变化,目前国有股东持股比例合计50.82%,民营股东持股比例合计49.18%。”

周泽在公开信中称,“中易和股东施一明、张伟宁对中易和股份的持有,实际上也是褚健出资,系代褚健持有。”

虽然江苏省国资系股东与民营系股东持股比例无变化,但实际上江苏省国资系把分散持有的利安人寿股权,集中到江苏信托和汇鸿集团手中,整体提升了江苏省国资系在利安人寿股东中的地位。

根据调整前的股份结构,创瑞投资在中易和占股22.727%,施一明31.818%,张伟宁13.637%,若代持事实成立的话,褚健就是中易和当仁不让的“决策人”,中易和的股权调整、巨星科技的入股,都应该获得褚健的同意。

关联交易被处罚后再“崛起”

但伟明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施一明却亲口告诉本报记者,伟明投资最初成立并没有褚健,其和张伟宁共3000万元是向褚健借款,后来都归还了本金并支付了利息,双方还签有《借款协议》,这跟代持是两个概念。但施一明未出示《借款协议》。

记者注意到,股权变更落定之后,利安人寿和江苏信托在相关项目合作上开始变得频繁。

周泽则向本报记者表示,代持是事实。“换个角度想一想,不是代持的话,按照施一明他们的说法,褚健几千万的钱就这样借出去,但最开始时企业的发展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失败了,借的钱施一明他们怎么来还?”至于为何不签代持协议,周泽说可能褚健有自己的考虑。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0月8日获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变更江苏信托为第一大股东之后,2018年10月29日,利安人寿召开了第二届董事会第四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投资江苏信托·鼎信十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交易金额为1.2亿元,融资人是南京空港枢纽经济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空港”),信托资金用于发放流动贷款,补充南京空港流动资金。

何天乐代表巨星科技一再向本报记者强调,巨星科技的入股是完全合法有效的纯投资行为,整个过程都有公告,经得起考验,跟褚健涉嫌的贪污、行贿案是无关的。

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江宁经开”)为南京空港还款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有“中国股市维权第一人”之称的严义明律师向本报记者发表看法认为,巨星科技股权收购的争议,双方只能走法律途径。严义明认为,股东是以工商注册登记上的名字为准,所谓背后代持,巨星科技这一方即便表示不知情也是合情合理。(原标题:原浙大副校长褚健案牵出中易和股权纠纷 巨星科技澄清收购隐情)

上述信托计划融资人南京空港的控股股东为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担保人江宁经开是融资人南京空港股东之一,江宁经开受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控制。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到了2019年3月22日,利安人寿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五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投资江苏信托·鼎信十六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交易金额为1.5亿元,融资人是淮安市淮阴区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淮阴”),资金用于补充淮安淮阴流动资金。淮安市水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水利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淮安水利集团是淮安淮阴的控股股东,融资人淮安淮阴和担保人淮安水利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淮安市国资委。

针对上述两项2.7亿元的紧密关联交易,利安人寿方面回应记者采访称,“江苏区域项目一直是公司投资的重点,未来公司也将根据江苏经济发展情况,在兼顾安全性、收益性的原则下审慎进行投资。公司的投资项目完全符合市场化选择,兼顾收益性、安全性,投资原则不受外部干扰。”

事实上,与江苏信托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之后的关联交易形成对比的是,在雨润集团稳坐第一大股东之时,利安人寿曾通过4次大手笔投资其他信托公司发起的信托计划,将累计10亿元的保险资金投向了雨润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用于补充雨润集团日常运营资金,缓解其债务压力。

例如,利安人寿用2亿元投资了“华润信托·鼎盛57号雨润农产品集团信托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笔信托计划融资人为雨润集团控股子公司;用4亿元投资国元信托发行的“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贷款集合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融资人同样为雨润集团控股子公司;3亿元投资上海信托发行的“上信雨润控股2号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的融资人为雨润集团等。

当时与江苏信托亦存在关联交易,不过,数年间的关联交易总额度也仅4.5亿元(2013~2015年期间)。

记者注意到,2017年10月,监管部门曾下发监管函(监管函〔2017〕37号) ,紧急叫停利安人寿的关联交易。

根据监管函,监管部门认为利安人寿现有关联交易存在损害保险公司利益的风险,同时要求利安人寿立即实施整改,加强关联交易管理,有效防范关联交易风险;自监管函下发之日起,至公司投资关联方的信托项目完全收回本息之日止,禁止直接或间接与关联方开展提供借款或其他形式的财务资助,除存量关联交易的终止行为(如到期、赎回、转让等)以外,开展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包括现有金融产品的续期,以及已经签署协议但未实际支付的交易)。

本文由云顶集团网站发布于科技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浙大副校长褚健案牵出股权纠纷,私下转让

关键词:

最火资讯